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viplilai.com:2017年度推送宁波新闻奖新媒体类作品目录公示

文章来源:www.viplilai.com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7日 15:53  【字号:      】

www.viplilai.com
苏军这次偷袭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前后不到十分钟一支两百多人的队伍就倒在了德军的防线前。

所以打仗这东西很多时候不是看人多人少……这支苏军的兵力都超过了德军在沙洲上的总兵力,当时秦川这个面向苏军的碉堡能聚集起来的不过15人,但还是干净利落的将对手全部撂倒。

这除了秦川等人隐藏在碉堡里可以毫无压力的射击外,另一部份原因就是苏军必须要踏着过膝的河水前进,之后还有一小段泥泞路,接着还有铁丝网,这其间还得注意脚下的地雷……所有的这些都使他们成为德军的绝好的靶子,然后河面上又多了一堆淌着鲜血以各种姿势躺在防线前的尸体。

有时秦川都希望河水能急一些好吧这些尸体全都冲走,免得它们在眼前逐渐变质然后散发出各种恶臭。

不久,其它方向也接二连三的响起了枪声和爆炸声,通讯员向秦川报告道:“三号、七号碉堡发现敌人!局面可以控制!”

“但愿这一次!”斯莱因上校说:“会与上次不一样!”

“是的!”秦川拿起酒瓶猛喝了一口,说道:“但愿会不一样!”

斯莱因上校当然不知道,秦川的意思其实是……“但愿与历史不一样”。

凌晨四点三十五分,第一缕阳光透过云层洒到了伏尔加河上。

波波卡列夫少校像往常一样起床嗽洗,他准备喝一碗小米粥后再去巡视一下自己的部队。

波波卡列夫大尉是苏军筑垒地域第109团第三营的营长,他们在斯大林格勒战役暴发前就在别昂列夫沙洲上构筑水泥工事。

这应该说是一种巧合,因为他们构筑的工事并不针对斯大林格勒的……原本谁都没有想到在斯大林格勒会有一场这么残酷的持久战。

第109团部队会在沙洲上构筑工事,原本是为了巩固伏尔加河也就是东南方面军的防线。因为很明显,在河中间的沙洲上构筑工事并布署火炮会起到前哨站并为东南方面军提供掩护的作用。

“多拉”只是巨炮的其中之一,除此之外还有三门“卡尔”及六门“伽玛”……这些原本是用于进攻塞瓦斯托波尔要塞的巨炮在那没发挥作用却在斯大林格勒大显神威。

一发发炮弹狠狠地砸在了马马耶夫岗上,每一次撞击都会造成类似地震一样的晃动。

类似“勒希林”这样的钻地弹虽说主要是用来对付地下工事而马马耶夫岗上的苏军工事却是地面工事,但这却并不阻碍炮弹对苏军杀伤。

原因是这些钻地弹钻进地层内爆炸虽说不能产生大量的弹片杀伤位于地表的人员,但其能量却几乎都被地面吸收,其产生的震动已足以将周围的苏军活活震死。

所以,当德军再次占领了马马耶夫岗的时候,看到的苏军尸体大多都没有外伤,而是七窍流血而死。

可移动的未来:科技与人文双轮驱动

图注:安德鲁王子在白金汉宫向“龙门创将”中国创始理事刘庆峰先生颁发证书。

科技创新要“顶天立地”,这四个字是科大讯飞一贯坚持的信念。

讯飞的“顶天”指核心技术国际领先,“立地”是指让研究成果大规模产业化。2017年,围绕科大讯飞人工智能开放平台的使用人次与创业团队成倍增长,带动超百万人进行双创活动。截至2018年3月,讯飞开放平台的累计终端数已经达到19亿,第三方创业团队67万,上线应用数达到45万;以科大讯飞为中心的人工智能产业生态持续构建。

当下,国家的“双创”战略为这个时代的每一家企业和每一个个人提供了平等的机遇。作为一家民族企业,科大讯飞将继续坚持源头技术创新,在智能语音及人工智能领域深耕细作,为中国的创业创新贡献自己一份力量!

这一点,在第二天德军就体会到了。

那一夜基本没有听到枪声,德军还以为苏军因为这几天夜里的渗透战被德军反制所以不再这么干了,没想到事实并非如此……

第二天天色一亮,原本已经被德军占领的楼房突然就传来了枪声。

原来,苏军乘着夜色从下水道、地道渗透进德军后方后没有声张,因为他们知道在夜色里看不见敌人的情况下很难对敌人构成多大的伤亡。

他们只是悄悄的占领了几幢易守难攻的楼房,等到天亮时就突然发难。

库恩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对,少校!”

顿了下,库恩又问了声:“你不会猜到他们会用什么办法了吧?”

“拜托,库恩!”秦川摊了摊手:“我不是上帝!”

“那我们就要小心了!”

“当然!”

那么什么样的次新股容易受到大资金的关注呢?孙哥经过长期的观察,总结了容易吸引眼球的次新股的特点,分享给大家:

孙哥:买次新股的技术了解一下

A.如果某个次新股属于第一概念被炒的概率就很高。比如中国中铁,是第一个先A后H的股,比如中工国际是第一个新开闸的IPO股,比如药明康德,是独角兽第一股。凡是这些有第一概念的股,都会暴炒的。

B.如果某个次新股属于唯一概念的被爆炒率也很高。比如中国人寿具有唯一概念,它刚上市的时候是唯一一个保险股,开始几天就被暴炒。在比如粤传媒当时是唯一的一个由三板转到深交所上市的品种,结果被暴炒。比如去年的江丰电子,它是两市唯一做靶材的公司,结果炒了好几轮。

C.有些股,由于A股以前的估值方法暂时无法对它估计,容易形成估值争执,这样的股容易被炒。比如西部矿业,它有很多矿业资源,无法用传统的PE进行估计,所以被暴炒。比如互联网金融行业,前期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要做做大用户数量,很难估值,容易被资金炒作。

D.副面消息满天飞的个股,容易被市场关注。副面消息按道理来说是坏事情,可是游资往往爱往里面钻。究其原因,坏消息往往能带来股价的低开,让主力收集到便宜的筹码,甚至坏消息本身就是主力资金吸收筹码的一种手段。想当年,荣信股份上市的时候,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结果呢?这个股2个月翻倍的利润,让利用负面消息炒作的资金赚的盆满钵满。

但叶廖缅科却叫道:“说得对,中校!浮桥……我们为什么没想到浮桥?!”

这一来赫鲁晓夫和参谋全都愣住了。

“放下他,赫鲁晓夫同志!”叶廖缅科说:“我认为中校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建议!”

“你是说浮桥?”赫鲁晓夫不解的望着叶廖缅科。

“是的,浮桥!”叶廖缅科点了点头,回答道:“只不过我们不是搭过去,而是开过去……”




(责任编辑:杨钰霏)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地图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